閱讀臺北

瀏覽人次: 14065924

觀光行銷叢書

市民手冊

讀友專區

  • 另開視窗-線上問卷
  • 臺北旅遊網, 另開視窗.
:::
現在位置首頁 > 598期

598期

完成《雅舍小品》 梁實秋就在這裡 原為臥虎藏龍的臺北高校

文.繪圖.攝影/魚夫

梁實秋故居全景。
梁實秋故居全景。

位於台北雲和街小巷內的梁實秋故居在日本時期的地號是「古亭町204番地」,臺灣總督府自1922年開始規畫「台灣總督府高等學校」,1926年易名為「台灣總督府台北高等學校」,簡稱臺北高校,乃為未來台北帝國大學籌設預備未來的學生,這所學校是當時日人從中學起刻意培養精英中的精英、秀才中的秀才, 採7 年制接續大學教育,卒業後要選擇進入日本「內地」或臺北帝國大學(現在的臺灣大學)通常都可以優先錄取。

雅舍前身為人才濟濟的臺北高校

由於學生都是人中之龍,所以在社會上的地位甚至到了即使胡作非為都會受到容忍的地步。徐聖凱著《日治時期臺北高等學校與菁英養成》一書,開宗明義引有「台灣史懷哲」之稱的臺北高校校友陳五福醫師的回憶:

從中學進入高校後,「頭髮由剃得光光變成可以蓄髮,有的同學弊衣、破帽、不修邊幅、穿木屐、腰部綁著長條毛巾,隨風搖擺,那種旁若無人顧盼自雄的模樣有如戰國時代的浪人,但是學校卻可以視若無睹,任其存在。」

也有曾任經濟部次長的校友楊基銓回憶當時學生嬉鬧情形:

宛然是二次大戰後西方一時流行的嬉皮模樣。學生們在校慶時,常結隊進出街頭,跳舞、遊行,警察並不干涉,反而保護,社會人士也對此表示諒解。

大體說來,臺北高校的學生後來對國家影響深遠,畢業生除了李登輝先生擔任總統外,其餘政壇重要領導位置如五院院長等,也有許多人曾就讀該校,甚至有日籍畢業生後來返回其日本本國後,更上層樓獲得諾貝爾獎,雖然俗話說:「有狀元學生,無狀元老師」,但要教導如此優秀的學生也得在學術成就上具有一定的分量。

梁實秋於故居 完成《雅舍小品》

1945年日本戰敗,國民黨政府接收臺北高校後,廢除其校另成立台灣省立師範學院,也就是今天臺灣師範大學的前身,原教職員宿舍群也改由張儒林、梁實秋、甯杼等人入住使用。梁實秋則於1952年入住本宅,1959年1月搬離,是他輾轉來台後的第1間宿舍,這棟建物為一層樓的木造獨棟建築,占地81坪,建坪為30坪,1933年間落成,屬日本時代高等官舍第3種,原是臺北高校英語教授富田義介的寓所,模仿高等文官之「和洋二館」形式,採中央走廊型設計,但因空間不足,乃將室內空間布置為和、洋混搭,如此一來在進入玄關後即非為榻榻米的廣間,而是有沙發椅組的洋風客廳,其餘私人活動,則仍保有日式傳統台所(廚房)、浴室、押入(壁櫥)、食堂、坐敷(客房)、寢室、居間(家族團聚的廳房)等規畫。

在梁實秋的作品裡,我喜讀他的「雅舍」散文系列,他學貫中西,博通古今,文章如行雲流水,引經據典信手拈來有若天成,而「雅舍」的意思,則是梁實秋自號其居所。

1938年梁實秋因中國北方戰亂而轉赴重慶,時序為1939年至1946年間,他在北碚區郊外和吳景超夫婦合購一小院屋,為方便郵差遞信,乃用吳景超夫人龔業雅之名,將居室命名為「雅舍」,從此即以雅舍自號其後的住所,且對「雅舍」極為眷念,曾云:「我住雅舍一日,雅舍即一日為我所有。即使此一日亦不能算是我有,至少此一日雅舍所能給予之苦辣酸甜,我實躬受親嘗。」不過梁實秋的雅舍系列大作除了第1集寫於重慶外,其餘3集都是在台北完成的,看來居台期間生活穩定,乃文思泉湧、創作力旺盛,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於是在2005年時,針對梁實秋故居進行調查研究,2010年修復竣工;現在來到梁實秋故居,門前有株麵包樹據說是他最為懷念者,1973年移民美國的梁實秋曾在他的70歲生日時寫了一首詩來緬懷牆角的麵包樹:

惱煞無端天未去,幾度風狂,不道歲雲暮。莫嘆舊屋無覓處,猶存牆角麵包樹。目斷長空迷津度,淚眼椅樓,樓外青無數。往事如煙如柳絮,相思便是春長驗。

梁實秋故居手繪圖(繪圖/魚夫)
梁實秋故居手繪圖(繪圖/魚夫)

  • 點閱: 26
  • 資料更新: 2017/11/21 14:48
  • 資料檢視: 2017/11/21 14:47

  • 資料維護: 臺北市政府